微信音符:我要谢谢你,赠我空欢喜

我要谢谢你,赠我空欢喜

戳下面就可以安静的听哦~~~~~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
戳上面就可以安静的听哦~~~~~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
"微信音符:我要谢谢你,赠我空欢喜的图片"

到了生命尽头,还会剩下什么呢?据说是记忆。

记忆是一只忠实的家犬,你以肉身和时间饲养它以后,它就永志不忘。即使你遗忘了它,最后的那一刻,它也会寻路而来,“咻咻”在你脸上喷着热鼻息。

都说人临终前,一生经过的所有事,见过的所有人都会快速在眼前播放一遍,宁微雨相信,在那时的记忆里,和光的脸也会跟现在一样,轮廓鲜明,眼如春水。

说这话的时候,她安详地坐在书房里,春日的阳光温柔地照着她的手,而她的手,温柔地抚在隆起的肚皮上。

微雨已经怀孕7个月,孩子就快要到这个谈不上很好也谈不上太坏的世界上来。

她跟我谈起自己暗恋过的男子时,脸上已经没有遗憾。

第一次见到和光的情景,微雨记得很清楚。

那是她第一天到公司入职,早上大堵车,她到公司时已经迟到了半小时,低着头急急往里冲,忽然一头撞在了软绵绵的东西上,一声“哎哟”就在耳畔,抬起头,看见一张线条利落、戴着眼镜的男性的脸——她不偏不倚、端端正正,撞进了程和光的怀里。

微雨的脸“哗”一下红了个透:其实不止是因为尴尬,也因为,程和光真的很好看。

和光只是笑了笑,没说什么,继续出门去抽烟。

微雨红着脸办了入职手续,坐下开始工作。

微雨是新人,熟悉业务还来不及,工作上与和光也没有交集,于是入职一个多月也并没有什么接触,只是偶尔碰面时,双方都点下头,算是招呼。

公司并不是很大,和光又是另外一个部门的经理,所以虽然未曾刻意留心,还是听到很多关于他的消息。知道他业绩出众,人品谦和,不单是部门的手下都服他,各个部门的人对他都印象良好,隐隐也听说,他很受公司女孩欢迎。

到底有多受欢迎呢?直到有一天,本部门的秦桑和白安组织了一场十几人参与的KTV聚会,微雨才有了概念。

在包房里,和光身边的位置从未空过。秦桑和白安是全公司都知道的他的好友,全程毫无悬念地分坐在他左右两侧,只要她们任意一个人起来上个厕所或点首歌,回来时必然已经有其他女生换了过去。时不时就会有不同的女生,微笑着在KTV震耳欲聋的音乐中,附在他耳边说话。

和光平时在公司多半是温和地沉默着,没想到K起歌来豪情万丈。他什么歌都会唱,甚至可以柔肠百转来一个女声版《新贵妃醉酒》。最后同来的几位男生集体站起身来吼Beyond,他厚实沉着的声音托着几个人的声音愈拔愈高,唱到“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”时,微雨突然觉得他全身发出炽热亮光,刺得自己无法睁眼,顿时心里一沉:完了。

喜欢上一个人,真的只需要一秒时间。

自此之后,大家便时常一起玩。可能跟多数同事还是单身有关,那一年大家玩得很疯,时不时便一起喝酒唱歌。微雨与和光也熟悉起来,时常也开他玩笑,不过总是混在一群人之中。

只有一个周六,她去公司加班,和光跟另一个男生健也在。不觉到了晚上,三人便顺理成章一起吃了晚餐,饭后本来要各自回家,她突然鼓足勇气,说:“我们一起去附近走走吧。”

附近也没什么地方可去,顺着河边走了走。正是夏天,晚风吹拂,和光好像心情极好,突然一个箭步跃上了身畔的一棵矮树。健大笑着给他抓拍了一张照片,后来又给和光与微雨照了一张合影。合影中微雨将头微微侧向和光的肩膀,和光微笑着,目如春水。

是在和光身上,微雨才知道什么是桃花眼。他目光柔软,被看的人总以为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有着特别的温柔,其实久了之后才发现,他看所有人的目光都差不多,根本就是天生的。

并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,微雨知道,自己喜欢上他了。有人解释说,爱情的成因很简单,就是跟他在一起,你大脑里分泌了多巴胺,多巴胺让你感觉愉悦,于是你就以为自己爱上了这个人。但是,科学可没解释,为什么是这个人让你分泌多巴胺而不是另外一个人。

自此,夜里总是梦见他,白天也总想找理由跟他说几句话。周末不过两天不见,就会思念。

思念生起时,心是一碟牛奶,被猫或某种小兽以舌舔舐,温柔又刺痛,一舐空一块,舐尽还复生。

又一个一群人一起喝酒的晚上。恰巧这次她坐在和光身边,行酒令时,酒令官要求大家全部拉起手。和光自然地抓起她的右手——他的手干燥温热,而她的心咚咚咚撞得又急又痛。那人毫无感觉,放下手后还对她说:“咦,微雨,你手心怎么这么潮?”她脸又红了。

趁着没有人注意,她悄悄背转身子,轻轻亲了一口右手。

“那,为什么不干脆表白了呢?成不成,来个干脆。”在她的回忆里,我忍不住插嘴。

当然是因为,不可能。

和光虽然受欢迎,但全身散发的讯息都是“其实我很喜欢单身”。围在他身边的女生虽多,跟他关系好的也不少,却没任何一个人有成为他女友的可能。

微雨也想过,不然干脆说了算了,长痛不如短痛,但在她行动之前,有勇士率先冲了上去。

也是听说的。常在一起玩的女生,怡,约了和光在咖啡馆,一把抓住他的手,问他愿意不愿意做自己的男朋友。和光尴尬而明确地表达了“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”这个意思。

第二天,怡就从这个圈子里退出了。从那以后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微雨很佩服怡这种侠客般“一击不中,飘然远遁”的洒脱,但对自己是否也要做此一击,却毫不犹豫地选了“不”。

暗恋并不幸福,因为毫无指望。暗恋看起来跟单恋很像,却有质的差异。所有被知道的暗恋都是单恋,所有未公开的单恋都是暗恋。单恋有行动,甚至有痴缠,暗恋却全部都是内心戏。不表达,不是因为不想,而是因为不能。

不能的原因是,知道没有希望。

很快,微雨也辞了职,甚至直接换了行。不久后,亲友介绍了靠谱的男生来相亲。两人谈不上一见钟情,却也相谈甚欢,很快就将婚事提上议事日程,一年多后的今天,微雨已经辞职在家待产了。

“其实跟你讲这件事也没别的想法,我也没有太多遗憾。不过是聊聊天吧,把自己的一段经历跟你分享下。”微雨说着,又习惯性地抚摸了几下肚子,“我现在过得挺好的,一心等着宝宝出世。虽然还不知道是男是女,但我现在已经很爱他。希望和光也过得好。”

嗯,我也懂的。不管是什么样的感情,我们还是希望给它一个确定的收梢。如果不能在当事者手上完结,倾吐给一个树洞也是好的。今天,我就是这个树洞吧。

至于和光,他会过得好吧。这样天生具备吸引力的男子,永不缺对自己好的人,何况,他也从未靠着这种魅力,草率地对待任何人的感情。这样的男子,是被命运特别祝福的吧。

相濡以沫,未若相忘于江湖,将他给的空欢喜,换成平淡的真幸福。(摘自《就当一次路过》,文/苏辛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微信信息发源地 » 微信音符:我要谢谢你,赠我空欢喜

赞 (4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1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